歼10战机在跑道上即将起飞 迫力十足
来源:歼10战机在跑道上即将起飞 迫力十足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3:32:31


美国重症医学会是第一个找到彭志勇的外国医学组织。2月8日,该协会关注到了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,联系彭志勇做了线上分享。“那时候我还要介绍新冠肺炎是怎么回事,很多人还不清楚。当时很多医生觉得他们不吃野味,所以这个事情离他们蛮远的。”彭志勇说,在大多数人的概念里,当时的新冠肺炎“主战场”仍在中国,还有医生问他,疫情是一个national的问题,还是global的问题。“当时我也不好说,只能说有全球化的可能性。”

但意大利和中国不一样,不可能全国的医生都跑过来帮忙,只能自己想办法。所以我告诉他们,如果医生不够用,可以找麻醉科和心肺外科的医生,他们也按照我的方案组建了一个临时的医生团队。一周后,这家医院的医生联系我,说幸亏当时把ICU的床位增加了两倍,不然现在就“活不下去了”。因为后面意大利的疫情暴发了,病人的数量增加了很多,原先的床位根本不够用。

基于公共卫生考虑,香港警方即时采取了以下措施:

从之前国内的情况看,要组建新的ICU或者为ICU增加床位,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医生会很紧缺。因为武汉的雷神山医院是我们中南医院管理的,我3天之内在雷神山开了一个新的ICU,当时就遇到过类似的问题。

新京报:与国内的新冠肺炎患者相比,国外患者的临床表现发生了哪些变化?

欧美国家正在进行特效药临床试验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新京报:这样的国际交流有什么好处?

法国的医生还发现,一些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人失去了嗅觉或者味觉,问我们这边的病人有没有这种情况。我说我们这边很少,我接触的病人中只有一例。

▲彭志勇。图片/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