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空运物资抵达武汉
来源:中国空军8架大型运输机空运物资抵达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3-31 08:20:24


很多时候,怕什么就来什么。王强逐渐出现血氧下降,吸氧流量在不断提高,从鼻导管吸氧过渡到了面罩吸氧。虽然血氧在变差,他的呼吸困难症状却一直不那么明显,所以王强总是一副蛮不在意的样子,叮嘱他绝对卧床,他却总把监护和吸氧管摘掉跑去上厕所,吃饭有时候也不戴。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说完,我正要挂断电话时,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抑制不住的哭声。

因为不安,我背着王强拨通了他妻子的电话,这是疫情期间特殊的交流方式,患者和家属从未见过我们,只知道我们的名字。在交代了他的情况并不好可能随时需要插管后,是长久的沉默,随后王强的妻子难掩哭腔的和我说:

大年二十九,郑瑞强临时接到国家卫健委的援汉任务,只身从扬州前往武汉,说到前往武汉的过程,他直言过程周折。

据《江苏工人报》披露,郑瑞强针对自己援助的武汉肺科医院重症患者多的实际,在征得指导组专家同意后,利用“魔肺”技术,对肺功能可逆的患者,采用ECMO(人工心肺机)替代人工肺,为患者提供循环和呼吸支持,从而提高抢救成功率,降低死亡率。

我们俩就像老师抓不认真听讲的学生一样,发现一次,我就语重心长地和他讲一次,当时他满口答应,“听话”一次,结果下次依旧会再犯。为了保证在我不值班的时候他能遵守医嘱,我会和每一位值班医生都强调给予王强“特殊关照”,交班本上每天都写下他需要绝对卧床的注意事项。

告诉他病危的时候,他很平静,问我:

彼时,武汉已经封城,郑瑞强在镇江转乘动车,先到了离武汉最近的孝感,由当地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开车将其送至武汉孝感交界处,步行至武汉地界。而另一头,武汉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已经在翘首以盼这位逆行支援武汉的专家。

“张医生,我的化验血脂高吧,用吃药吗?”